历史

十五章着火(1 / 2)

女人忽然哭了:“娶亲可以,不许碰她!”

曾斌立即赌咒发誓:“不碰她不碰她,不过是个乡下野丫头,谁看得上啊?”

两人你侬我侬了一会儿,女人的哭声渐渐低下去,曾斌便搂住她进屋去了。

在柳氏的嘴里,这个曾斌自然是千好万好,家世好长得好,而且还是嫡子,用来配她这个扫把星,简直还是暴殄天物了。

只是后来定了亲以后不久,她因为掉进湖里被一个男人救了上来,曾斌忽然发狂,当着众人的面对她拳打脚踢,斥责她是败坏了名声,该去浸猪笼,她这才知道,曾斌只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。

上一世向昔微最后没有嫁给这个曾斌,但是也被曾斌害的不轻。

一直等到她因缘际会的嫁给了楚王,曾斌还一直败坏她的名声,说她从前丧德败行,以至于她在楚王府的日子越发的艰难。

如果不是因为那时候她对楚王还有用,想必楚王会更早了结她的。

两个护卫一个叫孙达,一个叫孙兴,都是常年跟着陆家大爷跟二爷在外面打仗的,身手了得,也都对陆家忠心耿耿。

听见向昔微这样吩咐,他们两个人彼此对视一眼,还是孙达谨慎的问:“表姑娘,这儿是有您的朋友?”

一个侯府千金,这样私底下出门便已经十分奇怪了,更奇怪的是向昔微的要求,她都才回京城来不久,哪里来的什么故交?

向昔微挑了挑眉,意味深长的说:“不,是我继母的朋友。”

青花巷老宅子居多,因着这里遍植樟树,因此又被称为樟树胡同,此时正是隆冬,屋檐上还有未化的雪,院子里一个妇人正推搡着一个男人往外走:“你走!不是说攀高枝儿了吗?你以后可是侯府的乘龙快婿了,还来我里做什么?!”

想到这里,向昔微扯了扯嘴角,面上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。

而那边的曾斌已经笑着去哄人了:“哎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,是我家那老头子逼得紧。这个承恩侯府的向昔微,听说是乡下庄子上养大的,没什么见识,人又蠢,承恩侯也不在意她,娶回来,还不是任由我磋磨?到那时候,我家里有了个挡箭牌,岂不是就更能有时间陪着你了?”

女人冷笑着推开他:“你说的好听!人家到底是十几岁呢,谁知道你会不会有了新人忘了旧人?若是如此,还不如趁早就散了算了!”

曾斌这个人脾气暴躁,被推了几回已经有些忍不住了:“你怎么就是听不懂人话?咱们这可是见不得光的事儿,你是死了丈夫没人管了,我上头可还有爹娘和兄嫂呢,怎么可能一直光着?再说,这人还不是你那好表姐给你介绍的?你自己选的人,怎么还自己发起脾气来?!”

春樱已经听呆了,有些理不清这里头的关系。

带着向昔微藏身在樟树底下的孙达孙旺对视了一眼,都有些奇怪。

春樱却若有所思的看了向昔微一眼,小声问:“姑娘,这是谁啊?”

向昔微似笑非笑的说:“我继母给我找的好夫婿啊!”

上一世她在庄子上被人陷害跟长工私通,虽然回来之后向明忠怕丢脸把此事压下去了,但是陆家却自觉丢脸,也没能再管她的事。

柳氏便趁机给她定下了一门‘好’亲事----汝宁伯曾喜军的小儿子曾斌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我在惊悚游戏建立了商业帝国 王道医尊 逆天帝尊 灵骨笔记 傲世医王 满朝佞臣孤要做千古暴君 寒门江山 重生之都市仙尊洛尘 苟在仙诡世界 全球轮回:我的身份有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