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25章、豆子之死(1 / 2)

可是桌上的笔墨纸砚都被黑衣人拿走了,希望义庄里不止一套笔墨。

却不想,孙阿牛和乌磊一起把桌子搬了过来,上面的文房四宝一个都没少。

……

这个发现,惊得陈鸢汗毛直立。

刘晏淳适时开口,解了陈鸢的燃眉之急。

“对啊,曾仵作也说了,豆子是死于他杀。”

“我们看不出来,也只有曾仵作和李菲看出来了。”

“我还记得方才曾仵作还让李菲继续开膛破肚找更详细的证据呢。”

“那李菲根本就没有错嘛,知道豆子死的冤,找到害死他的人,他才能死得瞑目。”

同样好奇豆子死因的争吵者们,也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吵嘴,默默看向李菲。

看她这次又能拿出什么证据。

从众人的讥笑中脱身的周典,眼珠子滴溜溜一转。

若豆子死因也如巧娘的那般写清楚了,郑淮也没必要开口询问了。

他阴狠一笑,对郑淮问道,“怎么,李菲在纸上只写了巧娘的死因,没写豆子的死因?就这样,李菲靠着怀疑,就把豆子开膛破肚了?”

眼看原本对李菲非议的众人也能理解她的行为了,曾仵作这才开口道,“按南离国刑律,凶杀案,仵作有权不经死者家人允许开棺验尸。

李菲看过验尸书籍,能默下比《存真图》更细致的人骨图,还能准确的说出巧娘身上伤痕的问题,应是看过更精妙的验尸书籍,会剖尸之法也不奇怪,她不是已经给豆子开膛了吗,且听听她怎么说。”

怎么说?

有口难开的陈鸢伸手,做了一个抓笔,写字的动作。

曾仵作哦了一声,指向角落,“孙阿牛,那边有文房四宝,你且把桌子搬过来,你们也过去帮帮忙。”

不知屋内发生了何事,对于李菲未经申请就擅自验尸一事,郑淮也是不满的,“是的,纸上只写了豆子死因存疑,极大可能死于他杀。”

周典可算找到了对方的差错,义愤填膺的指着陈鸢骂,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,而你把他肚子剖开,肠子也拉了出来,如此不尊重死者,你有什么资格当仵作?”

越骂越兴奋的他更是打出苦情牌,“豆子年纪小小便经此意外溺亡,他母亲本就因没护好孩子自责不已,悲伤欲绝,你还如此折腾他的尸首,黄氏若发现连孩儿尸首也没护好,她若是伤心自尽,与你拼命,你承受得了么?”

本就是觉得开棺验尸是对尸体大不敬的古代,陈鸢发现屋内屋外都有人被周典这番说辞说得动容了,只恨无法说话、也无纸笔,她没办法当场反驳他的歪理邪说。

“嗤,周典你忘性真大,忘记曾仵作方才也说豆子是死于他杀了?体表验尸无法验证,李菲自然要开膛验尸,只有找到真凶,才能让死者家人获得慰藉,难道豆子他娘,宁愿豆子死的冤枉,也不要找到真凶?应该没有这样的亲娘吧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玄学大佬直播捉鬼马甲飒爆了 东京漫画人生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苏云 我在娱乐圈剧本里当咸鱼 退婚后被权爷宠上天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沈星浓 黎爷的惹火娇妻又又又飒爆了 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大航海模拟器:开局直视古神黎久 前夫让我帮他生个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