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9章、蹊跷(1 / 2)

前两口棺材,都证明了小陈鸢的听闻没有问题。

那,最后一口黑色棺材……代表着早亡,包括死于战争、自杀、他杀、意外。

陈鸢收敛了心神,向前走了两步,往里看去,妇人皮肤微微呈现蓝色、眼球血管爆裂,勃颈处有勒痕,舌头外吐。

粗粗一看,这妇人属于自缢身亡,但是……陈鸢总觉得哪里有问题。

陈鸢伸手掰开妇人的嘴,查看了她的舌头,又查看了她勃颈处的勒痕,心里有了数。

三口棺材前方,都有祭品,甚至还没烧完的衣物碎片,这说明他们不是无主尸体,而是棺材暂时放在义庄停放,等待时间下葬的。

陈鸢觉得,曾仵作让大家进义庄,并不单单是胆量考验,或许这些尸体也是考题之一。

根据小陈鸢的记忆,未涂漆的棺材要么是因为家境贫困刷不起昂贵的漆,要么就代表白发人送黑发人,所以不刷漆。

陈鸢烧了钱纸蜡烛,拜了拜,便走到棺材上方,往里头看去。

果不其然,原色棺材里面躺着一具穿着寿衣的少年尸体,他身形稍微浮肿,脸部泛白,看上去像泡发了的馒头。

“哎~”

曾驰失望的摇摇头,看向旁人,发现大家都在等着看那小姑娘的笑话。

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,到此为止,小姑娘害怕的尖叫声依旧没有传出来。

哦,她是哑巴,再害怕,也叫不出声……

那就是等着她拍门认输的声音。

“那不是你最疼爱的妹妹么,你怎么不陪她一起进去保护她?”刘晏淳用手肘拐了拐身旁的李德隆。

竖着耳朵,全副身心都在关注着大堂内的动静,还等着陈鸢被吓得屁滚尿流,好嘲笑她一番的李德隆回过神。

不耐烦的瞪了刘晏淳一眼,“你没有妹妹,你懂个屁!正因为我疼爱妹妹,才不能进去助长她的勇气,最好吓得她立刻回家才好,仵作哪里是女孩子能做的。”

刘晏淳眼色一动,“是吗,我还以为……”

“你以为,你以为什么?”李德隆心中慌张,“我的妹妹我还能不关心?我用什么方式关心,你个外人别瞎想。”

她不是自缢,而是伪装成自缢的他杀。

摆放在义庄大堂棺材里的尸体,都是有亲人收殓,等待下葬的。

也不知这妇人被害一案,是已经破了,还是当作一桩自缢事件草草收场。

不管如何,陈鸢觉得自己查看出来了问题,就该说出来,谁知道这是不是曾仵作的考验呢?

陈鸢初步判断,他应该是溺水而亡。

她走向下一个红色棺材。

后世影视剧里,拍鬼片的喜欢把红棺材说成冥婚专用,但小陈鸢记忆中,红棺材是寿终正寝的老人使用的,代表喜丧。

往里一看,果不其然,是一个白发苍苍的枯瘦老者尸体。

并非对尸体不敬,才去肆意查看他们的情况,陈鸢虽说拥有小陈鸢的记忆,但那不是自己亲自经历的,陈鸢要做仵作,就得确认一下小陈鸢的听闻见闻是否准确。

义庄大堂内,白日里也点着祭奠的白蜡和香火。

大门一关,堂内虽说暗了不少,却也不会伸手不见五指。

与想象中不同,大堂内并没有像电视剧中那般随便在木板上摆放尸体,然后随意盖上一张凉席破布便罢了。

大堂内摆放着三口棺材,一口未涂漆的松木棺,一口红色棺材,一口黑色棺材。

每一口棺材,都摆放在两条长凳上方。

刘晏淳抿嘴不言,重新凝望大门。

同时,曾水笙也担忧的望着紧闭的大门,“爷爷,她……她不会有事吧?”

“能有什么事,大不了吓晕了,一会儿将她抬出来便是。”原本没打算在义庄久待的增持拍了拍滑竿,民壮矮着身子,让老人下了滑竿。

眼见孙儿满脸的焦急,曾驰笑道,“你若是担心,爷爷给你开个后门,把你也放进去陪她,英雄救美的刺激下,说不定你这胆小的毛病就治好了,还能找个媳妇儿回来呢。”

曾水笙惊恐的抱紧手中大刀,“……不要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疯了吧,我靠捡漏找齐失踪国宝 玄学大佬直播捉鬼马甲飒爆了 东京漫画人生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苏云 我在娱乐圈剧本里当咸鱼 退婚后被权爷宠上天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沈星浓 黎爷的惹火娇妻又又又飒爆了 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大航海模拟器:开局直视古神黎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