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8章、除去对手(1 / 2)

看得不想再当出头鸟的陈鸢一阵莫名。

曾仵作唇角微微提起,“你们一群男人不敢先进去,想让人家小姑娘先进去?”

男人们脸上止不住燥意,一个黝黑皮肤的圆脸男人道,“她不是会画骨头么,让她先进去吧。”

却发现她并没有在人群中找人,而是看向了义庄大堂的门。

他也随之望去。

一个邋里邋遢的跛脚中年汉子,头发遮挡了半边脸,看不真切长相,或许是常年驻守义庄的原因,露出的眼神很是阴郁。

他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味道,随着他走近,众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。

他一瘸一拐的走出来,看到曾仵作也不打招呼,只是指了指屋内,“都准备好了。”

当事人没有反应,众人也看不成好戏,只能沉默着继续往前赶路。

大家脚程不慢,又有衙役开道,没有任何不长眼的人来添乱,出城门很是顺利,不到两刻钟就到了县郊义庄。

义庄大多修建在郊区无人居住的偏僻角落,一般都是面朝北的山脚背阴处,这也符合阴宅的选址。

威宇县义庄,也不列外。

此刻烈日当空,酷热难当的众人被晒得皮肤又烫又痒,一进了义庄大门,就宛如被淋上了一桶冰水,热气瞬间消散。

“这么多学徒,到时候选的仵作得多少?仵作越多,那不是死的人更多么。”

“怎么我看到人群里还有个女娃子?”

“还真是,这曾仵作越老越糊涂了,怎么收女子当仵作学徒。”

“好男走到县,好女不出院,她一个姑娘家出来学什么仵作?”

“可不是么,仵作本就是和阴司打交道,义庄阴气也重,女子当仵作,到时候义庄的阴气就更严重了,指不定还会尸变呢。”

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不知道这跛脚怪人给他们准备了什么样可怕的场景。

曾仵作点点头,也不从滑竿上下来,直接说道,“他是守义庄的,你们叫他庄叔便好。今晚,你们要在这里呆一晚上,趁着现在日头大,先跟他进去逛逛吧。”

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人愿意先进屋。

曾仵作表情有些难看,“怎么,都到义庄大门口了,你们都不敢进去?”

谁也不敢和考官较劲儿,倒是都转头看向了静立在一侧的小姑娘。

滚滚袭来的寒气,似是伴着阴风阵阵,不少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止不住在心中搬来满天神佛保佑自己。

长这么大还没来过义庄的人,心中不住嘀咕,这也太邪门了,莫非世上当真有鬼怪不成,不然一步之隔,哪里那么恰好墙外酷暑、墙内阴森的?

因这解释不了的诡异情况,打退堂鼓的人不少。

李德隆也有些害怕,悄悄抬眼去找陈鸢,她现在恐怕吓得站都站不稳了,不知道会不会寻求自己保护。

这个死丫头一直和爹娘作对,他怎么可能帮她,他只想看她惊恐之下像条狗一般哀求自己,看她的笑话,驯服她乖乖回家。

“女人能学得会什么验尸,要是她当上了仵作,以后我们县的冤案错案啊,会越来越多咯!”

“是啊,她若是当上了仵作,我就立刻带着全家去投靠隔壁县二姨婆。”

“哎~”

非议犹如一根根刺往陈鸢扎去,同行之人皆朝她打量。

却发现小姑娘表情淡然,没有任何难堪、痛苦、不甘之色,让大家伙儿不由怀疑她的耳聋之症是否又犯了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疯了吧,我靠捡漏找齐失踪国宝 玄学大佬直播捉鬼马甲飒爆了 东京漫画人生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苏云 我在娱乐圈剧本里当咸鱼 退婚后被权爷宠上天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沈星浓 黎爷的惹火娇妻又又又飒爆了 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大航海模拟器:开局直视古神黎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