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2章、不靠装可怜(1 / 2)

女狱卒对着他的背影,摇了摇头,这才转过身看着陈鸢,想着曾水笙的话,也消了探听的兴趣,伸手指着几个床铺道,“随便找一个,随便挑。”

曾水笙敲门,换来屋内叫骂声一片。

被吵醒的一个女狱卒,打开了门,起床气看起来有些严重,但看到曾水笙,脸上的不满就变成了赔笑,“原来是水笙啊,这么晚是大人要提审哪个女囚么?”

曾水笙年轻小,还被陈鸢画的解剖图吓得蹦到了雷柯身上,但在地位比他低的狱卒跟前,倒是把于全的姿态学的很足。

板着小脸,指着陈鸢道,“这是来应征仵作学徒的姑娘,在你们这里将就一晚。”

这话惊得女狱卒,难以置信的上下打量起陈鸢来。

别听他说解药是白送陈鸢的,没想过让她记得恩情。

连这是“恩情”都说得出来,就看得出李仁甫心里真实的想法了。

谁知道他会怎么给李家人留言?

李家人可不会觉得给她解药是亡羊补牢,只会觉得陈鸢欠了他们一个天大的人情。

到时候,他们绝对会以此来证明李家人并非丧尽天良的恶人,让陈鸢对李家人网开一面。

这算放不下仇恨么?

李家人违背圣令,私下里用下作手段害了良家子,偷换走女儿,本就是欺君罔上的死罪,为什么李仁甫老觉得是陈鸢不大度要害死李家?

这死罪,不是李家人自己犯下的么?

这不是私仇。

小陈鸢一直都只是想获得自由、回到父亲的身边罢了。

曾水笙伸手在女狱卒眼前晃了晃,抿着嘴警告,“她听不见也说不了话,你们就别因为好奇逮着她问话了,让她好好休息,为了当仵作学徒,她求了于班头很久的。”

那女狱卒的表情就更震惊了,“聋哑女,于班头都收啊,这么多年了,我咋没发现于班头是这么个善心人?”

“她还是有些本事的,你别看她聋哑,骨头……”曾水笙面上浮现了一丝惊恐之色,捂着嘴似要呕吐,缓了好一会儿,他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,“心脏脾肾这些,比我爷爷都画得好。”

“哎,水笙你还是别说了,一会儿晕倒在我们门口,你爷爷不拿刀来砍死我啊,我晓得了,我会安置好她,明早你来接她就是。”女狱卒的表情一言难尽,连连拉着陈鸢往屋里拉,顺便关上了门。

曾水笙在屋外没做停留,便转身离开了。

虽说方才听到了很多反胃的话,但也听到了一些陈鸢生父的消息,也算不虚此行吧。

曾水笙看到陈鸢过来,便对马力、孙阿牛点了一下头,带着她去了隔壁院子。

在陈鸢的身影消失在月门后,本来要被马力、孙阿牛也一并带走的李仁甫,对他们两人弯腰深深鞠了一躬。

“麻烦两位官差老爷,把我侄儿李德隆也叫出来,让我对他最后叮嘱几句吧,实在是有劳了。”

……

有私心的,一直是李家人。

而李仁甫可笑的一直用他那一套歪理论,想让陈鸢接受。

他凭什么要小陈鸢去共情害了她的李家人?

和这种人说话,真让人短寿,气的人心肝疼。

她本来留下就只是想把药还给李仁甫而已,免得他以为陈鸢是靠了他才解了聋之毒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苏云 我在娱乐圈剧本里当咸鱼 退婚后被权爷宠上天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沈星浓 黎爷的惹火娇妻又又又飒爆了 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大航海模拟器:开局直视古神黎久 前夫让我帮他生个崽 从剧本杀店开始江祺 德云副总,从退出主流开始陈欢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