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第10章、低贱的仵作(1 / 2)

陈鸢诧异的看向李仁甫,小陈鸢从前就不解,为何给她取名陈鸢的母亲,却忽然不再当仵作,而是去当了大夫。

看到了陈鸢眼底的惊讶,这给予了李仁甫继续说下去的底气,“你娘不想你因为她的活计,和她一样错失所爱,不被婆家人接受,她不想你被人骂贱民,你母亲能为你着想,难道你就不为你的后人考虑一下么?”

这对一个女孩儿来说,嫁人,是多么美好而重要的事情,事关一辈子的幸福。

李仁甫再次开口更加语重心长,“你不要目光短浅,仅仅为了报复李家人就牺牲自己将来的幸福去当低贱的仵作。一旦你入了仵作行当,不会有好人家愿意娶你进家门的,到时,你要么嫁给贱民,要么……像你娘,再爱那个人,也只能给他做小妾。”

当仵作。

是目光短浅?

为死者言,为生者权,是她从小的梦想,这也是法医的信仰。

曾水笙、马力、孙阿牛三个衙役想着两叔侄说话,也没什么紧要的,便在一旁闲聊起来。

“我发现了,你能听到声音了。”

李仁甫的声音在陈鸢头顶响起,听上去带着一丝丝的愉悦。

陈鸢抬起头瞥了他一眼。

那又如何?

在于全看来,李仁甫也不算挑事儿的囚犯,也是因为替人看病违反了圣令,不算坏人。

便欣然点头,“可不要说太久,耽搁了你家侄女明日的考核,她可是很想当仵作的。”

李仁甫心中一沉,垂下眼,恭敬的施了一礼,“谢过于班头。”

还没进屋的德隆扭头恼恨的瞪了李仁甫和陈鸢各一眼。

二叔对自己都没那么多叮嘱,却对一个外人有说不完的话,真是胳膊肘往外拐的老东西。

哪怕是小陈鸢在此,她肯定也会选择当仵作,不是出于报复李家的初衷,而是因为她的童年,就是被陈母背着四处验尸的回忆。

她觉得母亲很伟大,多少冤者能沉冤昭雪,多少凶手难逃法网恢恢,幼年的小陈鸢就想象着自己将来也能成为母亲这般的人。

李仁甫用他狭隘的心思来评价一个如此伟大的行业,陈鸢觉得他可笑至极。

然而李仁甫并不知道陈鸢的想法,甚至不在乎她的想法。

他只想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她,“你娘犟了一辈子,最后还不是为你着想,听了我的劝,不再做仵作了么?当大夫,同样能救人,不是非得做仵作的。”

终日愁眉不展的李仁甫,脸上带着一丝欣慰,语气宽容而平和,“这颗药,是我送你的,原本就是我对不住你,你吃了也就吃了,不欠我什么。”

陈鸢真想直接朝他翻一个白眼,但克制住了,只是心中冷笑连连,看他又要如何语不气人誓不休。

“能听到大家说话,是不是更方便了?你若想更方便,可以去找汪祺要另一颗解药,只有能听能言,你的生活才能变得更美好。”

所以,他找上她,就是为了老话重提呗,陈鸢偏过头。

李仁甫知道她这是不耐烦了,“我是为了你好,当仵作对你一个女子来说弊大于利,下月十五你便及笄,就可以议亲嫁人了。”

两个养不熟的白眼狼!

刘晏淳拐了德隆一肘子,“好狗别挡道。”

“刘晏淳你挑事儿是吧!”

两人互不相让的在门口打闹起来,推推搡搡的挤进了房内。

院子里,李仁甫走到了陈鸢跟前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玄学大佬直播捉鬼马甲飒爆了 东京漫画人生 我真的不是在修仙苏云 我在娱乐圈剧本里当咸鱼 退婚后被权爷宠上天 天家小农女又谜又飒沈星浓 黎爷的惹火娇妻又又又飒爆了 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大航海模拟器:开局直视古神黎久 前夫让我帮他生个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