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京中皆怜陈家女,新婚夜被督公抢婚,从此与英姿飒爽的新郎一别两宽,只能跟着死太监守活寡。 亦或者,不甘寂寞之下落得个浸猪笼的下场! 督公用扇骨敲了敲身旁模样俊俏的小太监,听说,是我强抢了你? 陈鸢浑身一激灵,胡、胡说,明明是我……欺骗了督公这颗纯情少男心。 督公理了理蟒袍,扬唇冷笑,守活寡、浸猪笼哪个更有趣儿? 送命题的威压下,陈鸢急中生智,当然是当督公大人的爪牙最有趣儿。 呵,我被骂朝廷鹰犬,你要